少年溺水后同伴相约隐瞒:砸坏其手机扔沟里

2017-12-21 15:13:59   来源:济南之窗   

  原标题:同伴溺亡因怕家长责骂少年未呼救被判担责10%与15岁的伙伴小华一起去戏水,看到其溺水后,同伴小明在惊慌之下因害怕家长责骂而没有及时呼救,结果小华因无人营救而死亡,接下来,一同去玩的几个孩子做出惊人之举:他们没有报警、没有施救,反而砸坏了落水者的手机并丢进了离事发现场不远的一条水沟里,还约定不将朋友落水一事告诉他人,2017年12月21日,初中生小明和小华相约下午到网吧玩耍,后来,警方调查得知溺亡过程,出门时,小明的父亲问两个孩子出去干什么,小华说去地里掰玉米回来煮煮吃。

  悲剧:孩子上船出河玩耍不幸落水孟某亮是安徽人,他随同父母在汕头生活,大概玩了三四十分钟,小明听到坑塘边有人说话,因父母多次告诫其不要下坑塘洗澡,他害怕熟人把他俩下坑塘洗澡的事告诉父母,就叫小华赶快上岸,其他几个孩子,分别来自湖南、江西,跟孟某亮一样也都是随父母在此地生活,小明上岸后,先蹲躲在草窝中,当他回头看小华的时候,发现小华衣服在坑塘边,人不在。

  一个万姓孩子先上了船,孟某亮也跟着上了船,同时解开了这个船的绳子,17时许,小明问拔草的张某看到小华没有,张某说没看见,并问他们在干什么,小明告诉张某,他和小华下午一块在坑塘里洗澡,但现在找不到小华了,其他几人看到孟某亮跌落水中,很快看不到踪影,在得知小华没有回家后,张某告诉贾某小明和小华在坑塘里洗澡的事情。

  在距离事发现场不远的一个村子的凉亭里,万姓孩子将孟某亮的手机砸坏扔进了附近的一个水沟,同时他们几人约定不可以将孟某亮落水的事告诉其他任何人,等村民赶来,小华的父亲已将小华打捞上来,并给孩子做人工呼吸进行抢救,随后赶到的乡卫生院医生也当场对小华进行施救,但经抢救无效还是死亡了,直到第3天,他们才向警方报案,事后,小华的父母将市政府、镇政府和小明告上法庭,索要赔偿。

  直到去年12月21日,与孟某亮一起去玩的3个小朋友在公安机关的再三询问下,才陈述了孟某亮溺水身亡的经过,同伴溺水别贸然施救但不能不理以案释法每年暑期,都是青少年溺水死亡事故的高发期,焦点一:赔偿责任如何分?法院审理认为,3名被告与孟某亮等未成年人结伴到河边玩耍,孟某亮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具有一定的辨别能力,其不顾自身的安全上船玩耍致溺水身亡,自身有过错,2017年12月份,南阳地区普降暴雨,镇政府在暴雨过后,应当意识到涉案坑塘蓄水的危险性,并及时做好安全防护措施,并加强警示提醒。

  三被告的不作为,与孟某亮溺水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,但不属于共同侵权,应承担10%的按份责任,而非连带责任,坑塘周围杂草丛生,不能一目了然地辨认出坑塘的边缘线,存在安全隐患,万某将孟某亮价值2000元的手机砸坏扔进水沟,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,但基于市政府与镇政府系委托关系,根据我国民法通则规定,公民、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,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,承担民事责任,因此,市政府作为委托管理单位,应当对镇政府的过错行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。

  焦点二:赔偿金额如何定?经法院计算,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精神损害抚慰金合计为498859.5元,由三被告各自赔偿原告49885.95元,他作为一个15周岁的少年,应当能够意识到可能发生的事情,被告万某赔偿两原告的总额为51885.95元,考虑到小明系未成年人,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,其心理承受能力有限,虽然其具有过错,但过错较小,酌情确定小明承担10%的民事赔偿责任,由其监护人承担。

  赔偿款由三被告的法定代理人代为支付,卧龙法院民一庭庭长王庆善提醒说,暑假期间,家长要教育孩子,不私自下水游泳,不擅自与他人结伴游泳,不在无家长或教师带领的情况下游泳,不到无安全设施、无救援人员的水域游泳,不到不熟悉的水域游泳,不熟悉水性的学生不擅自下水施救,“即便最后都没能救活,但完全不理和积极救援还是不一样的,来源:法制日报

孩子,孟某亮,赔偿

编辑推荐
团伙学校周边收保护费部分学生为自卫带刀上学
凭借客场进球优势夺冠 申花19年后再捧足协杯
沪海关大楼迎来90岁生日 市民进大楼参观
月薪2万,养不起家的90后爸爸
济南之窗 www.foodnotfuss.com 版权所有 ICP证29882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70990)
公网安备53228721